广东新增8例境外输入病例 广州6例深圳1例珠海1例


据郝同学介绍,飞机于26日下午2点落地,机上乘客在工作人员指挥下分批下机,她落地后在飞机上等了5小时才被工作人员安排下机。

郝同学说,她从入住之后就没有人过问过她的体温情况,每天自己量体温,全靠自觉。“我发烧了是自己打电话说的,他们是不会来问你的。我今天从早上开始发烧,一直都是我打电话跟他们说的。他们记录下来,后来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怎么样了,再后来就没打过了。”

“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根本睡不了”

“前两个晚上我都很冷,今天开始我就有点发烧了。我很害怕,我希望我只是冻感冒了。”她说,现在一起在这儿隔离的同一航班乘客许多都是留学生,他们有个交流群。她从群里了解到,很多人的体温都在37度以上,还有人说出现咳嗽、腹泻等感冒症状,大家都很惶恐。

她了解到,酒店现在正在给客人协商换房间,就是解决问题的速度有点慢。还有小部分人已经被换了酒店,而剩下的大部分人没有被换酒店。

在获悉郝同学的这一情况后,观察者网28日下午致电奥蓝际德商务酒店询问相关情况。前台工作人员称,他们现在是政府征用的酒店,想了解什么信息的话得找政府。

郝同学提供的酒店温馨提示显示,这里的集中观察房间收费标准是240元/天,每天早中晚餐合计50元、85元两档可选,订餐周期14天。

另外,她的房间里有设备损坏实在过于严重,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酒店在第二天(27日)给她换了房间。但第二天她还是没有开空调,很冷。

除了她自己遇到的情况之外,她在同一航班乘客的交流群中还了解到了其他人的情况:

随后,观察者网又拨打了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及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两处热线的工作人员均给出了类似的回复,他们会将问题进行记录,并向相关部门反馈,相关部门在调查后会做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