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悲剧重演19人火场遇难,为何又是凉山?


据加拿大城市新闻报道,安大略省卫生官员30日报告,该省较前一日新增35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706例,新增10例死亡病例。当地卫生官员表示,此次确诊病例人数快速上升的原因是由于此前待定的检测结果相继公布。安大略省卫生副医务官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目前该省有100名新冠肺炎患者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其中61名患者正在使用呼吸机。

人类需要广谱抗病毒药物

研究团队进一步发现,RNA病毒包括腮腺炎病毒、马六甲病毒、寨卡病毒等都对MTHFD1的缺失非常敏感,而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对于上述病毒的复制有非常强的抑制作用。这个现象在蝙蝠和人类细胞都很显著。

“我们现在初步的结论是它的免疫通路会保持一定量的防御状态,但不会免疫过激。像人感染SARS等病毒最后会死于过度的炎症反应,但是蝙蝠的炎症反应和先天免疫不会过激,所以它也不会受到损伤。”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虽然蝙蝠可以携带多种致病病毒,但是这些病毒却不会对蝙蝠造成明显的症状。蝙蝠对病毒的高度耐受性可能也是其能携带并传播多种病毒的重要原因。

那么如何应对无症状感染者。他表示,北京市对无症状感染者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包括对所有密切接触者以及所有入境人员进行健康筛查和隔离医学观察,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及时治疗,对无症状感染者一经发现即纳入临床观察和治疗,出院后定期随诊。无症状感染者出院标准按照确诊病例,即连续两次间隔至少24小时进行核酸检测为阴性。出院后两周复查,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才可结束隔离回家休息。蝙蝠是“百毒不侵”的天然病毒蓄水池,它们为什么携带大量病毒却免受其害?人类是否可以从这里寻求一条对付多种病毒的普适性思路?

从SARS、埃博拉到2019年的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一直是严重危害全球健康的主要病种之一。这些疫情发展史更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当务之急是对于广谱的抗病毒药物的研发。

研究团队最终发现宿主蛋白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可有效抑制新冠病毒复制。

与此同时,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王林发课题组用RNA干扰(RNAi)的方法进行了蝙蝠细胞针对腮腺炎病毒感染的筛选,找到了数十个病毒依赖的宿主因子。

加拿大安大略省新增35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图源:加拿大城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