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银行对现金消毒 保障民众使用安全
来源:山西:银行对现金消毒 保障民众使用安全发稿时间:2020-03-31 16:54:35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曾于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2月12日却表示不愿意改名,声称为方便民众理解,仍简称为“武汉肺炎”,还建议媒体报道时采用这个称呼。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还曾挑衅称,“如果叫中国肺炎不是更糟糕吗?”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据云南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3月29日通报,日前该支队历经1个多月侦办的特大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境案成功告破,共打掉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境团伙4个,抓获团伙成员35人,偷越国境人员56人,查堵欲非法出境人员26人,查扣涉案车辆26辆。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许信良(图源:台湾“中央社”)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张百达在今天的座谈会上表示,民进党当局应该正式宣告,全面停止“武汉肺炎”使用方式,对中国大陆释出善意,也展现台湾的文明。他说,台湾若一直使用“武汉肺炎”这个名称,可能会让外界认为民进党当局充满敌意,不可能单靠大陆委员会表达善意,言词上的修饰和转变,在不影响疫情沟通的情况下,应该改善。

随着主犯高某归案,案件脉络更加清晰,高某如实供述了其组织“路路通”和“小超”三次安排车辆接送梁某等27名偷渡人员的犯罪事实。专案获取了 “路路通”、“小超”的位置,并确定了两人在境外。为顺利将两名涉案人员抓捕归案,专案组立即将此情况上报西双版纳州公安局,迅速启动中缅警务执法合作机制,协调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警察局协助抓捕。3月13日,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警察局顺利在缅甸勐拉县将2名涉案人员抓获。3月18日,在中国云南打洛口岸,缅甸警方将两名涉案参与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的嫌疑人移交中国警方。至此,这起云南西双边版纳境管理支队历时1个多月侦办的特大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境案成功告破。

虽然案件连续收网,但该案主犯高某尚未落网。此时,犯罪嫌疑人高某犹如惊弓之鸟,从前期侦查情况分析,高某作为分段运送的关键人物,加之其本人吸毒,需要大量的金钱购买毒品,专案组认为其势必会再次组织人员进行犯罪活动。通过反复走访、摸排发现,高某除固定住所外,常居在其爷爷家中。在经历了近48小时的连续蹲守后,3月3日7时许,专案组民警成功将主犯高某抓获。

讽刺的是,如上图所见,台湾“中央社”在对许信良等人主张停止使用“武汉肺炎”的观点进行报道时,其页面上还赤裸裸显示着“武汉肺炎”的字样。